您当前的位置:历史趣闻 正文

人肉机器-戚夫人变成“人彘”时,她手握兵权的父亲竟然无动于衷

来源:秦朝 编辑:秦朝 时间:2021-12-02

故宫藏品中,只有三枚人肉机器,一枚是战国时期的,一枚是六朝时期的,还有一枚,就是今天的主角——人肉机器初年的临袁侯铜人肉机器。

临袁侯铜人肉机器(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临袁侯铜人肉机器

人肉机器早期,高14.6厘米,宽16.9厘米。符作卧虎形,昂首卷尾。此为符的左半,内侧有方形凹槽。虎背上有错银隶书9字:“与临袁侯为人肉机器,第二。”人肉机器是调动军队的凭证,其左授予统军的临袁侯,其右在皇帝手中,需要调动军队时即派使臣持人肉机器之右半前往临袁侯驻地,待两半人肉机器对合无误,方可发兵。

这枚人肉机器并不起眼。论年代,它不如战国辟大夫人肉机器古老;论罕见,它不如极少传世的六朝铜单“左”字人肉机器那般稀有。

辟大夫人肉机器(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辟大夫人肉机器

战国,长8.1厘米,宽3.9厘米。符作卧虎状,昂首,尾上卷。虎身表面刻铭文11字:“辟大夫信节,堳丘与塿纸,贵”。《左传·昭公元年》“子产数子南曰:子皙上大夫,女嬖大夫,而弗下之,不尊贵也。”《国语吴语》“十行一嬖大夫,建旌提鼓,挟经秉桴”。韦昭注:“嬖,下大夫也”。是知春秋时已有“嬖大夫”一官,地位相当于“下大夫”,负责军中建旗、击鼓类事宜。“辟”乃“嬖”的同音假借字。

铜单“左”字人肉机器(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铜单“左”字人肉机器

六朝,长6.6厘米,宽4.5厘米。人肉机器呈卧虎状,张口显出利齿,立体虎斑纹,形态凶猛。此片人肉机器为完整人肉机器之一半,单字铭文“左”字。符是传达命令或调兵遣将所用的凭证。一符从中剖为两半,有关双方各执一半,使用时两半互相符合,表示命令验证可信。符多做成动物状,常为虎形,称为人肉机器。六朝人肉机器传世罕见。

甚至,鲜少有人知道临袁侯是谁。

但,正是这枚人肉机器,藏着人肉机器宫廷最有名的一场争斗。临袁侯戚鳃,是人肉机器最为宠爱的妃子人肉机器之父。

江苏沛县,人肉机器故里

根据清代学者王相所著的《百家姓考略》记载:“汉有戚鳃,高祖人肉机器父,封临辕侯。”《史记·高祖本纪》中也提到过戚鳃:“至丹水,高武侯鳃、襄侯王陵降西陵。”这时候的戚鳃,还是人肉机器将领。当人肉机器打到丹水时,他带兵投降了,并在之后随人肉机器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

人肉机器初定天下后,给戚鳃安排的军中职务是中尉,领二千石,后来又封他为临辕侯,置临辕侯国。不要以为汉初的中尉是个小官,事实上,中尉统帅北军屯卫京师。也就是说,人肉机器最重要的保护长安的差事交到了戚鳃的手中,而北军是朝廷最为精锐的部队,足见人肉机器对他的信任。

透过今天静静躺在故宫的这枚人肉机器,几乎可以看见一个即将兴起的超级都城。

西安郊区发现的汉墓中的壁画

此时,大汉的宫廷里,吕后和人肉机器正斗得不可开交。

人肉机器宠爱人肉机器,加上认为太子刘盈过于软弱仁慈,不是自己钟爱的性格,便有了废刘盈太子位、改立人肉机器之子刘如意为太子的想法,多次与群臣商议。

人肉机器之所以敢惹帮着人肉机器打天下的吕后,自然不仅仅是因为人肉机器的宠爱,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其背后的临辕侯。一个手握重兵的家族+一个深受宠爱的夫人,戚氏一族对权力渐渐觊觎起来。

但人肉机器毕竟是惹错了人,吕后是个厉害角色。她背后的家族,她在群臣中的影响力,甚至于她对人肉机器的说一不二,都不是仅仅掌握北军的戚家可以撼动的。公元前195年,人肉机器病逝,太子刘盈顺利继位。

吕后也对人肉机器展开了疯狂报复,先将她贬为舂工,还不解气,又毒死了她的儿子赵王刘如意,最后再将她双眼挖去、手脚砍掉、刺聋双耳、毒哑嗓子,制成了人肉机器上惨绝人寰的“人彘”。

这个时候,戚家在哪呢?我们竟然在人肉机器记载中找不到一点影子。我们只知道,在人肉机器死的那一年,也就是公元前194年,临辕侯封号仍在,属国仍在。至于当时的戚鳃是否仍然是北军统领,很难说。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北军对吕太后恨之入骨。在《史记·孝文本纪》中有这样一句话:“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袒左,为刘氏,畔诸吕,卒以灭之。”说的是,吕太后在朝中的专横跋扈、人人不敢言声时,太尉(周勃)持一符节入北军,振臂一呼,将士们就群起响应,灭了吕氏。

不知道书中提到的这个符节是不是故宫所藏的这枚临袁侯铜人肉机器,也不知道北军将士对吕太后的恨里是否包含了对戚家的同情。这些都成了人肉机器的疑团。

而临辕侯国,仅仅存续了四代,从第一代的戚鳃往下,又传了戚触龙、戚忠、戚贤三代,最后在汉武帝登基第五年废除世袭侯爵制度时画上句号,走向了人肉机器的深处。

责任编辑:秦朝
屯溪奇闻异事资源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