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世界之最 正文

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最美

来源:最美 编辑:最美 时间:2021-09-21

母亲年轻的时候,很美。

小时候,看到母亲的人都夸她漂亮,长得像毛阿敏。年幼的我那时压根不知道毛阿敏是谁。记得一次母亲拿着衣物到公共浴室洗澡,在家的我在家里看电视,看着看着,我对着家里那台19寸的黑白电视大喊大叫:“爸爸!妈妈怎么跑到电视上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啦!”这件事一直到我初一时才明白,原来在电视上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的不是母亲,而是毛阿敏。

不过母亲却也像毛阿敏那样喜欢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特别是她在织地毯的时候,边哼边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母亲16岁进厂,那年她刚刚高中毕业。那时候厂子效益火,工人工资高,难进。不过母亲是高中生,算是那个年代的“高学历”,因此还是很容易的便进了厂。每每母亲跟我谈起这件事时,总是一脸的遗憾,说那时候小,不懂事,光图挣钱了,其实还是应该考大学的。然后就开始“自夸”当年的成绩是如何如何的好,乡里就她一个考进了县中等等。我说妈你就吹吧,满天的牛啊!母亲急了,说你不信去问我当年的同学,又说亏你还是我儿子,居然连*********话都不信,白养你这么多年了!这个时候我就在一边偷着乐,父亲也在一边微微笑。

由于母亲对自己没有读上大学的遗憾,所以她对我的学习极其严格,按照她的话说她那个年代由于历史的原因没能上大学,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都得圆了她的大学梦。到现在还记得我小学时的第一份语文家庭作业:要求在田字格里写汉字。我因为那晚上想着赶紧写好作业看动画片,于是草草写完作业。母亲当晚检查我的作业时发现我那些歪歪扭扭的汉字时二话不说就把那页作业给撕了。于是,那晚呜呜咽咽流着眼泪的我重新认真地写了一份。结果第二天我们班主任居然把我叫道办公室问我昨晚的作业是不是大人帮我写的?因为我们班主任觉得一个刚学着写字的小孩怎么可能写出这样方方正正的字来?最后,还是母亲晚上来接我时“还了我一个清白”。母亲对班主任说这的的确确是我写的作业,而且是“二易其稿”,这件事到现在我还印象深刻。每当有同学夸我字写得好时我总会记起这件事来,心里有一丝暖流悄悄流过。

听母亲说我小的时候没有睡过摇篮,是睡在木盆里的。因为父亲是外地人没什么积蓄,母亲又是来自于农村,两人商量着一定要努力赚钱来过上好日子。他们当时的爱情贫困却充满甜蜜。两人结婚时的新房是我舅奶奶借给我父亲的。结婚的那间屋子又破又旧,最关键的是还闹老鼠,而且还挺严重,家里的衣物、粮食之类的常常被老鼠糟蹋得厉害。现在想想还真是颇为庆幸,没让老鼠把我咬掉块肉下来,让我缺鼻子少眼的。为了挣钱,母亲在下班的时候就去进水果,摆水果摊,挣点外快补贴家用。那时候还是九十年代左右,估计城管还没在我们那座小城“应运而生”,不至于给我母亲还有她的那一群人的生计带来困难。看准了商机之后的母亲于是辞去了单位的工作,开始用拼命攒下的钱开了一家小型地毯厂,招了一些女工,在母亲的精心管理下小厂的效益很快就红火起来,地毯远销日韩。与此同时父亲在单位里也是一步步升了上来,担任科室主任。几年下来父母也用他们辛苦攒下的钱盖起了别墅,生活也开始蒸蒸日上了。现在,每当父母闲下来坐着聊天时,都会回想起来那一段虽然艰辛但美好的日子。看那时候母亲的照片,闪亮的眸子,甜美的笑容,一个年轻女人的美丽在相片中含苞,绽放在世人的眼眸中。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灾难仿佛是一夜间降临的。97年金融危机,父亲下岗,母亲的厂子主要做出口的,也一下子没有了客源。父亲要自己办厂,母亲把家里的大部分资金都交给了父亲。可憨厚的父亲却被合伙人欺骗,合伙人骗走了设备、资金并跑得无影无踪。接下来的事情仿佛是顺理成章:卖别墅,卖厂房,借钱,贷款,都是为了还父亲欠下的债务。父亲失魂落魄回来的那个夜晚,母亲一夜间哭干了眼泪。第二天,在家相夫教子一年多的母亲借钱到驾校报名学驾驶,两个月的学习结束后,母亲通过朋友的关系在一个行政单位当起了司机,晚上和周末就在外面帮人开出租,那时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还债。那一年,我刚初一。也是从那一年起,一直到我高二,每一年的学费都是母亲借来的。照母亲的话说他们都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所以无论如何就算再苦再穷都要培养我上大学。几年之后,父母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家里开始有了积蓄。于是,母亲又开始从银行贷款做园林绿化。母亲肯动脑子,爱学习,做人也实在,所以很快打开了路子。当母亲终于把父亲当年欠下的债都还清时我突然发现,母亲开始有了白发,皮肤因为长期的奔波劳碌而有些泛黄,眼角、额头上也有了岁月的印记,母亲将一个女人本应该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最有魅力的岁月用在了那些连男人都会觉得艰难甚至绝望的奋斗之上。她有过怨言,有过泪水,因为毕竟她也是女人。当一切追求一切愿望都陷于世俗当中难以自拔时,也就是追求和愿望破灭的时候。而母亲却没有让她的追求和愿望破灭。而是在她的辛勤努力下,让她的梦与追求随着她成熟的女性魅力不断升华。

今年春节,我大学的同学以及单位的同事们相聚于我家,母亲热情地在酒店订了一桌盛宴招待他们。席间,一位同学对我耳语,你妈妈看上去很美,像毛阿敏。

一切恍若从前。妈妈,你是我心中的我的师姐实在是太病态了。

责任编辑:最美
屯溪奇闻异事资源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