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世界之最 正文

色午夜-第两千四百六十一章所谓最强也不过如此

来源:最强 编辑:最强 时间:2021-12-04

色午夜目光之中闪过了几分不可思议的神情,他的这个符印乃是他祭练了多年的宝贝。

每一枚符印威力都十分惊人!

刚才那一枚符印,只一次就将人王重创,将色午夜金龙炸成半残。

威力不可谓不凶残,寻常的准皇只怕这一下就足够要命了。

然而却居然被色午夜凡随意的给接住了。

这本身就已经非同寻常了。

此时他已经彻底相信了,就是这个人斩杀了那些色午夜。

那些色午夜虽然只是主人制造出来的残次品,但是依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杀的了的。

尤其是他还知道,那些残次品其实还是有能够组合成为一个准皇境界的色午夜的能力的。

那就更不是之前那个应该没有跨入准皇境界多少年的人皇能够收拾的了的了。

一旁的人王赶紧抓紧这个机会一边疗伤,一边修复色午夜金龙。

色午夜凡回来这个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不知道为什么色午夜凡会突然回来,不过这就是天不绝人族。

他一刻也不敢停的修复色午夜金龙。

如果不修复色午夜金龙的话,恐怕会影响到整个人族的色午夜,到那个时候,他就是整个人族的罪人。

更何况,他也是人族的一份子,人族的色午夜金龙被重创,对他未来的色午夜也有极大的影响。

修为越大,影响也就越深,反倒是色午夜凡早就已经剥离了人族色午夜金龙的影响,并不是很在乎。

这也是为什么色午夜凡当初对于唾手可得的好处也不在乎的原因了,因为如果他吸收了人族的色午夜,修为固然可以得到巨大的提升,但是同样的,自身也会和大夏皇朝绑定到了一起,一旦大夏皇朝出了点什么事情,色午夜凡也会跟着一起被重创。

“杀害主人的造物,罪无可恕!”

色午夜神情冷漠的说道,他的身材修长,看起来极为邪恶,他的面容在一团的迷雾之中,根本看不真切,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双眸子十分惊人犀利。

“轰!”

那色午夜再度出手,只是这一次,却并不是那些符印,因为那些符印并不能对色午夜凡造成什么威胁。

他这一次亲身上阵,一拳轰出,顿时从他的身体之中轰出了十分惊人的一道虹光。

他的双眸好似两颗巨大无比的大星一般,身体就像是一个宇宙正在运转。

这一击,他的怒火要燃烧天际。

他这一拳就要将色午夜凡轰杀至渣,这是色午夜的怒火,直接轰碎了空间,震荡了整片天穹。

而色午夜凡也同样出手了,他的五指捏拳,刹那间,直接从他的拳劲之中演化出了八尊巨大的神祇。

这些神祇如同创世的神祇一样,直接横扫一切,镇压一切。

“轰隆!”

整个天穹都在颤抖,他以强打强,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

双方恐怖的力量凌空爆炸开来,显得是无比的绚烂。

整个天地都在沸腾。

爆炸的余波即将落入帝都之中的时候,色午夜凡的脚下化出了强大的领域,那些爆炸的余波落入了领域之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领域笼罩在其中的帝都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在帝都之中的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差点没被双方战斗的余波给吓死。

此时,双方的战斗比起刚才人王和色午夜的战斗明显又提升上了一个档次。

“轰!”

“轰!”

“轰!”

双方的拳头凌空发生了无数次的碰撞,也不知道是哪一次,众人只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和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伴随着一阵鲜血的飞溅众人看到色午夜连连后退,捂着他的手腕。

此时他的拳头直接炸裂掉了,鲜血喷洒而出。

色午夜冷酷的神情终于出现了几分震惊的神情。

“不可能的,我是主人的造物,我才是色午夜的,怎么可能被一个人类所伤!”色午夜在咆哮,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说好的他是主人的造物,普天之下根本没有敌手呢。

但是现在他却碰到了敌手,甚至可以说,在正面硬碰硬的战斗之中,他落入了下风,被重创。

色午夜无敌的传说被破掉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色午夜?呵呵!”

色午夜凡冷笑的说道。

“所谓的色午夜也不过如此,看起来,你们这一族不过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

色午夜凡的话,就如同一根针狠狠刺进了色午夜的心脏。

他原本有无敌的自信,在准皇这个境界之中他是无敌的存在,难有人与他比肩。

即便有人能与他比肩,但是那也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更加强大。

但是现在色午夜凡颠覆了他的三观,重生了他的世界观。

所谓无敌不过是没碰到色午夜凡罢了。

色午夜再度咆哮着朝着色午夜凡飞扑了过来,他的全身上下遍布着极为浓郁的邪气,色午夜领域直接朝着色午夜凡席卷了过来。

这种专属于色午夜的领域极为可怕,邪恶至极!

同时又充满了侵略性,直接朝着色午夜凡笼罩了过来。

“色午夜领域?给我破!”

色午夜凡大喝一声,大开大合,一拳就直接轰碎了色午夜的色午夜领域。

色午夜凡的拳劲如同在宇宙之中划破夜空的一道流星一般粉碎了宇宙星河。

这一拳去势不减,直接轰到了色午夜的身上。

“嘭!”

这一拳几乎轰碎了色午夜的半边身体,鲜血喷涌而出。

这还是他在关键时候躲开了最致命的攻击,否则的话,现在他早就已经被洞穿了心脏了。

即便如此,他的整条左臂也直接被废掉了,打的凌空崩碎,鲜血横流骨血纷飞。

“什么会这样,我色午夜一族的荣耀是主人给的,怎么可能失败,怎么容许失败!”

色午夜愤怒的咆哮着,他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怒火中烧。

他不允许色午夜这一族的荣誉在自己的手中完结,那是他的主人带给他的荣誉,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亵渎。

他的身体之中邪气四溢,一缕一缕化作波纹浮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

责任编辑:最强
屯溪奇闻异事资源网
Top